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财经资讯

十六年是非,十三任知县无解:清代江苏宿迁“真假欠条
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05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清代,道员萧爵寅担任宿迁县(江苏徐州府)知县时,有位名唤王庆生的人,其父与同宗开杂货店的王鼎和非常要好。父亲身故后,王庆生办理丧事的费用都是向王鼎和借支的,总计数十贯铜钱,一直没有归还。王庆生有位叔父是讼师,非但不让侄子还清这笔债务,还唆使母子俩假造王鼎和欠债六百贯的摺据,上面写明每月利息九贯,以“王鼎和赖债并坑骗王庆生家财物”的罪名向官府提出控告。

王鼎和出堂申诉:“我从未欠过王庆生的钱,恰恰相反,他还欠我几十贯,我的帐簿上记得清清楚楚。”王庆生反驳道:“王鼎和颠倒黑白,其帐簿是伪造的,他欠我家六百贯的摺据却是白纸黑字,抵赖不了。”双方争执不休,迁延十六年,历经十三任知县,没有一人能够审结。新知县到任后,他们又按例跑来控告,萧爵寅提取卷宗,涉案材料早已积压数尺之厚,对于此案,他也略有耳闻,很想任内尽早了结,却苦于找不到症结所在。

经细细观察研究摺据,只见摺面盖有“王鼎和”的印章,载有下列字样:“某月某日借钱六百贯,每月一成五利息,以后逐月应付。”横看竖看,找不到任何漏洞。萧爵寅突然瞅见有张单面上所盖的一颗阴文石章,模模糊糊,辨不清印文,不由心生疑惑。他又反复仔细察看,发觉摺据第一条即封面与别条大不相同,这面又硬又厚。他一边喝茶,一边苦苦思索其中缘由,不小心泼出茶水将封面浸湿。封面竟然露出粘合的痕迹!

用手轻轻撕开,里面赫然记载另一行文字:“正月初七海参四两,计钱二百四十文。”原来这欠钱摺据是用货摺糊粘伪造的!萧爵寅立刻派人将王鼎和历年的帐簿全部查阅一遍,果然在名唤廖建德的名下,记有上述的海参帐,他不禁发问:“廖建德乃是何人?”左右应道:“是本县衙门的书吏。”萧爵寅随即将摺据按原样重新糊粘妥贴,传讯所有当事人,并唤廖建德到堂伺候。“这桩案子悬延十数年,如今该是了断的时候了。”宿迁城的百姓闻悉消息,纷纷拥到县衙堂下旁听。

萧爵寅拿了王庆生伪造的摺据先问王鼎和:“这是你的吗?”王鼎和点头又摇头:“确属本店,可里面记的帐是假的!”萧爵寅又问王庆生母子:“是这个摺据吗?”王氏母子看后点头:“我们呈上后,画有花押,是这个,没错。”萧爵寅扬了扬摺据:“根据这个,王鼎和欠你们不少钱,积算本息亦是数额不小,你们能否让他少还点?”王庆生犹豫道:“遵照大人指示,利息就算了。”萧爵寅得寸进尺:“本金六百贯,折半让他还三百贯,如何?”王庆生坚决不同意。

萧爵寅讨价还价道:“让他还四百贯?”王庆生坚持道:“我们免他利息,已是十分宽赦,这六百贯本金是分文不能少的。”王鼎和见萧知县竟和王庆生当堂讨价还价,既气又恨。旁听的百姓也议论纷纷,认为知县大人糊涂昏聩。猛地堂上一声拍案脆响,唬得众人一个惊颤懵圈,萧知县的脸色不知啥时晴转阴云,正抬手叱骂:“好个黑心无赖!你偷窃廖建德的货摺,糊粘伪造王鼎和的欠钱字据,不知认罪,反要官府判他还你造假的六百贯本金,天下岂有这个道理?”

公差将摺据的糊粘处揭开给王庆生验看,又拿它询问廖建德。廖建德看后,拱手道:“的确是小人失窃的货摺。”王庆生脸色顿时大变,不得不乖乖认罪。萧知县令左右重赏他一顿板子,勒令他限期归还所欠王鼎和的丧事款项数十贯。

拖延十六年的疑案,居然一朝审结,王鼎和跪地叩头千恩万谢,围观百姓无不称颂知县萧爵寅明察秋毫、断案如神,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叹:“看出货摺倒还容易,萧大人竟连货摺的失主廖建德都查清楚了!厉害!厉害!”